一台天平,一个故事

曾经的我也是冰清玉洁、貌美如花,出生名门的我,有着120g的最大量程和0.1mg的分度,仅仅这点就能让许多同类羡慕不已。

可是什么时候,我给出的数值不再那么精确。随处可见的锈斑让我混身难受、颤抖[……]

Read more

要学会电脑排版

现在电脑已经不是什么稀罕物件,使用电脑开展文字排版确实需要能够达到得心应手的程度。对于许多初用电脑做文字工作的人来讲,确实不如用手写来的利索。毕竟电脑需要一系列的逻辑来做处理,而手写很多时候不讲究这个[……]

Read more

我们要做的只是一直努力

该做什么?该怎么做?该怎么做好?

这些问题以前遇到过,现在遇到了,以后还会遇到。不同的时期会有不同的考虑和选择,但是我们究竟怎么样,肯定是没有固定答案的。好像没有答案的事就容易让人不知所措,更多[……]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