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一直喜欢做加法,就象人生的成长,时间之箭的方向,一直都是向前的,逐渐地累加了起来。所有的东西都是越来越多。

还记得08年刚工作的时候进到房子里,感觉好大好宽敞。塞进了床,塞进了衣柜,塞进了沙发,塞进了书柜,塞进了花架,东西是越来越多,一些有用的无用的,或者是总觉得它还是有价值的,都留了下来。

手机里的信息也是这样。现代生活离不手机,什么都往里存,到头来却不知道去哪里找曾经存下来的信息。正如到了一处景区,各种拍照,总觉得哪里都美,惟恐漏了哪里。等到回头翻看几遍之后所有的一切不都是放在一个角落,谁真正地是愿意把它留到人生的最后。

要么说人生如过眼烟云呢,来无影去无踪,也没有必要纠结于它何来何去。既然人生已成过眼烟云,人生的附属品就更没有多大的意义了。可我们偏偏把这些附属品看作了人生过程中的意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