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长的你我

月明所感

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。兴致来了,写一下我的童年。

我时常想起老家想起院子里为我撑跳皮筋的蜡梅树,槐树,冬青树,银杏树,桃花树,香椿树,为我解渴的草莓,葡萄,泡去火茶的薄荷,月季花,还有花开了很漂亮的君子兰,生命力旺盛的芦荟。

我时常想起想起冬天用伞切落在石台上堆积的雪,春天骑着自行车路过开花的樱桃树,冬青树的花落一地,像小姑娘裙子里的碎花,鱼蒸子成熟的时候像葡萄,摘下来泡水里玩过家家,摘几颗院子里的杂草摆着当自己是卖菜的。把爷爷除下来的小芦荟栽在弟弟的空奶粉罐里,看到它发芽的我欣善不已,结果还是因为奶粉罐下面没漏口泡坏了根。

拿着芭比娃娃踩在青苔上当青草,屋里的桌子上是娃娃们的三室两厅有桌子、有床、有蛋糕、有冰箱,当然这些家具不过是拿手帕、橡皮卷笔刀假装的而已,但娃娃是真的,虽然她们有时也会穿我用卫生纸给她们做的假衣服嘻嘻。

下大雨的时候,院里一院子的水,还会好奇为什么雨滴打在水里形成像宇面飞船那样的水泡。白天仰起头看到云在飘,看得时间久了感觉脚下的地球真的在自转,甚至有些站不住脚。晚上仰起头,是看到亮那么明亮,有时照得满院都月光,像是银色的薄被,又像是为夜行人照路;有时挂在树枝之同,像是远离了家的亲人一样凄凉,寒月枯树,看得我打了个冷战。躺在只能容下我一个人的竹床上,翻翻身,床都吱呀吱呀响。每天早上都能六点半醒来,根本不知道用闹钟有什么用,有时候醒得早还可以听到几声鸟叫“豌豆偷熟”,看到窗外的树上啄木鸟在啄树。

爬上屋顶又是另一个天地,房子周围的景色尽收眼底,还能看到后院儿表弟在院子里干什么,喊他一声,看他迷迷糊糊找人是又一大乐趣。站在临街的房顶上可以看到街的尽头,周末的时候我喜欢躺在这里等妈妈回来,看到妈妈回来了,我立马下去开大门,大门是用两个粗木棍顶着的,从外边根本打不开,所以小时候做恶梦经常梦到用木根顶门。

门口种的有金银花,等它开得差不多的时候和爷爷一起把它摘下来,在太阳下晒干之后泡茶喝,还有菊花茶的清香,也是伴随我一个夏天。鸡圈旁种了几颗竹子,小的时候总觉得是片竹林,想起来没事儿的时候钻在里面,又是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天地。

菜园里有一堆沙我喜欢刨里面的贝壳,还有奇形怪状的石头,拿吸铁石在沙堆里吸来吸去,会吸上来黑色的粉末,把粉未放在一张纸上,用吸铁石在下面来回划,黑粉就跟着吸铁石走。

想想那个时候动画片只从晚上七点演到七点半,《东方神娃》一直是我的童年阴影,但从来没有弃过剧,看完之后还很满足。

我的童年虽算不上精彩但对于我自己来说,独一无二,弥足珍贵。

天上的一轮圆月静静地照着世世代代的世人,静静地看着世间的一切,看着我回忆。她阴晴圆缺,对万物了然于心,依然将温柔的银光撒下。

这张配图像素极渣嘻嘻

2 评论

发表评论